当前位置: > 广东新闻 >

今日头条“偷”来的五亿美元?

  6月6日,国务院法制办发布《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(修订草案送审稿)》公开征求各方意见的通知。

  专题按:“今日头条”暴露的问题不仅在于技术与法律层面,需要思考的是,一个创业者为何会认为“我们的商业模式不需要版权”?机器人显然无法回答。听听今日头条CEO张一鸣怎么解释。

  尽管中国知识产权保护状况未尽如人意,但已有比较健全的法律体系。这不是个模糊地带。受访国内知识产权法学者和官员大多认为今日头条已构成侵权,南方周末的问卷调查也得出同样结果。

  这场媒体“围剿”,是过去十多年媒体版权“战争”的继续,但绝不只是新旧媒体之争。任何媒体都可能被侵权,也可能在侵权而不自知或放任。没有对知识产权的基本尊重,谁来保护人类的创造力?

  尽管“今日头条”一再强调自己的机器人推荐机制,但始终无法回避未经授权就通过爬虫抓取媒体网站信息,并且存在私自转码行为的事实。

  国家版权局版权管理司前副司长许超对南方周末记者表示,跟百度只提供只言片语信息不同,今日头条是对信息的二次加工,然后呈现出较丰富的内容,这跟法律对于搜索链接服务商规定的条件不符,所以今日头条只能属于内容服务商。一旦发生侵权,内容服务商是第一侵权人,中间服务商一旦陷入纠纷并事后证明是侵权的话,它是间接侵权,法律叫共同侵权责任。间接侵权才适用“避风港原则”。

  2014年6月6日下午,在位于北京知春路的北京字节跳动科技有限公司总部,原定两点半开始的小型媒体沟通会因人没到齐而推迟到三点。

  没吃午饭的张一鸣饿得不行,拿来几袋福建产的饼干吃了起来。他是这家公司的CEO,生于1983年,福建人,身材瘦小。知道这家公司的人不多,但它的主打产品一款名为“今日头条”的手机资讯App,已经广为人知。有媒体形容今日头条是“不做新闻生产者,只做新闻搬运工”。

  张一鸣在这天穿了一件灰色T恤,浅蓝色牛仔裤和一双阿迪达斯运动鞋。T恤上面写着一句英文:“Where are you?!”

  在吃饼干的时候,张一鸣看到了《新京报》的摄影记者。他觉得自己的吃相可能被拍到了,便对这位摄影记者说,你已经拍了很多,不要再拍了,我不希望自己的照片被使用,不希望你们侵权。

  摄影记者说,不让拍为什么要找记者来?张一鸣说,这是沟通会,不是采访。两人话不投机,摄影记者离席而去。

  两天前,张一鸣对外界宣布今日头条获得第三轮1亿美元融资。公司估值比一年前翻了近8倍,达5亿美元。

  就在当日,《广州日报》把今日头条告上法庭,称其在未经告知的情况下转载《广州日报》的报道,涉嫌侵权;6月5日,《新京报》发布了一篇社论,直指今日头条是“剽窃者”,涉嫌版权侵权。一时间,大量媒体跟进报道此事。有媒体人说,这是纸媒的第二次“鸦片战争”(第一次是大约十年前门户网站对于纸媒内容的侵权引发的风波)。

  张一鸣显然感受到了压力,6月6日的媒体沟通会也是为了平息这一风波。群访结束后,张一鸣去了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,跟一个著名知识产权教授聊了半小时。

  回到办公室后,张一鸣接受了南方周末记者的专访。“我们承认确实有未经告知抓取纸媒网站内容的情况,但用户在我们客户端上总点击量的